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7
  8. 8
正确理解全域景区化的概念
中国旅游研究院区域规划所所长马晓龙:之前我们的旅游发展是围绕景区做规划,先选定景区,再发展交通、酒店等配套设施。但随着旅游经济的发展、市场需求的变化,更多游客从观光游转向休闲度假、深度游,他们不再满足于看大山大水,而是把旅游当做生活的一部分,需要全方位的旅游体验。

  在市场需求发生变化、旅游经济发展已有一定基础的情况下,现在一些知名的景区、旅游目的地城市都提出了发展全域景区的理念,力图打破景区与景区之外的二元对立结构,为游客营造处处是风景的旅游体验。全域景区的概念实施将对我国旅游景区从门票依赖向综合产业转型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在欧洲、北美等经济发达的旅游目的地,全域景区已经成为现实,这些地方城乡一体化程度高、经济发达,政府有实力投入风景道的建设和整个城市景观的整体规划设计。在我国,目前全域景区化尚属于起步阶段,这一理念对政府公共服务能力、基础设施建设、当地经济基础条件有较高要求,只有基础条件成熟的地区才可能完全实现。

  关于全域景区的建设,政府首先要清醒地认识到当地旅游发展所处的阶段、地方综合实力,不能脱离地方实际搞建设,否则很容易做成“四不像”、“大农村”。其次,要正确认识全域景区的概念,它不仅仅是打包几个景区,而是涵盖区域范围内的整体软硬件环境,考验着整体的公共服务能力。盲目做大体量容易带来质量上的粗糙,理解错位会导致效果打折。

  不是“每个地方都要有景点”

  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副院长宋金平:全域景区化的概念理解有两个关键词,一是“全域”到底是指多大尺度?乡、镇、村等实现起来难度小一些,大到市、县而言,我国东部、沿海等发达地区有发展全域景区的经济实力,但生态环境相对较差,而中西部等拥有良好生态环境的区域,缺乏支持资金。二是“景区化”,要真正实现一个区域具有美学、文化、观赏、休闲价值以及完善的基础设施和服务能力,尚需要时间。

  和现有景点景区相比,全域景区化具有整体美化区域、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促进服务水平提升、丰富旅游产品、延伸产业链条、提升区域竞争力和知名度等诸多好处,但这需要长期的发展建设,需要经济、文化、社会综合软实力的共同提升。

  目前多地都提出了打造全域景区的口号,在具体操作中,应避免一些误区:一是不要建造过多的人造景观,尽量保持景观的原生态与当地环境的融合。二是不要到处建设景区,全域化景区并不是“每个地方都要有景点”,一些生态环境优美的地方本身就是旅游资源。三是关注乡村的发展,花大力气对乡村进行环境整治、风貌改造。最后,不能盲目冒进,应遵循历史规律,在整体规划的基础上循序渐进。

  营造短期“回家”的感觉

  北京交通大学旅游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主任王衍用:我们国家有很多地方具有做全域景区化的资源,比如江西婺源、云南丽江、大香格里拉地区等,但目前还没有成熟的全域景区产品。我认为只要是和客源目的地不同的空间、生活场景都可以做全域景区,全域景区化是将点线旅游变为版块旅游,把“游”为主扩展成“吃住行游购娱”六要素对游客的全方位吸引。全域景区化可以有效避免现有的热门景区拥堵、交通压力大的问题,带动旅游产业从门票经济向综合产业转型。

  打造全域景区,必须抛弃观光游的思维方式,要在前工业化时代的环境(比如森林、田园、乡村等)中,开发后工业时代的产品,对应后工业时代的需求。比如酒店的建设,即要有标准的星级酒店,又要扶持发展民居、庄园住宿,保持它们古朴外观的同时对内部居住条件进行现代化改造。

  全域化景区的发展应该以旅游规划为基础,政府主导为主体,避免同质化问题,为游客营造出短期“回家”的感觉。

  应考虑当地居民的休闲需求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发展研究院博士吕宁:对于一个城市而言,全域景区化不仅让游客拥有更丰富的旅游体验,也会让当地居民享受更多休闲生活。城市在打造全域景区时要注意有一套完整的体系,必须和整个城市的肌理、文化、发展定位息息相关。目前我国在这方面做得较好的城市、地区有杭州、南京、厦门鼓浪屿等地。

  全域景区化,意味着景区的开放、整体服务设施更完备、休闲生活品质提高,可以有效解决目前景区景点存在的冷热不均、淡旺季明显等问题。

  必须注意的问题有三点:一是不能完全景区化,不仅要考虑到它对旅游者的吸引,也要考虑到当地居民的休闲生活需求。二是要做全产业链,注重配套产业的发展。可以将生产要素全部旅游化开发,比如将当地知名老字号做成特色旅游商品售卖,让景区这一核心吸引力扩散到更多方面。三是不要半途而废,全域景区化是一项长期工程,应在梳理好旅游目的地核心特色后整体布局,围绕统一的主题进行体系化建设,切勿急功近利。